黄智贤:当年港人对台优越感“爆表”,现在跑

黄智贤:当年港人对台优越感“爆表”,现在跑

时间:2020-03-26 11:2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关键字: 黄智贤《夜问》 香港“反送中” 香港反对派 台湾“太阳花”运动 马英九

【采访/观察者网 李泠,整理/观察者网 陈思危、陈钰】

七月初,香港反对派暴力冲进立法院,在破坏立法院内基础设施之余,还涂污区徽,甚至挂出“殖民”时期的港英旗帜。虽然几小时后就遭警方清场,但此后不断有舆论将“反送中”游行比作港版“太阳花”运动。

两场不同地方、相隔五年的社会运动存在哪些同和不同?当年台湾处理“太阳花”学运的方式又能给今日香港政府留下什么经验?观察者网就此采访了台湾主持人黄智贤。

·香港“反送中”与台湾“太阳花”运动一脉相承

观察者网:香港现在的抗议运动之前被称为“港版太阳花”,以您目前的观察对比来看,您觉得两者有相似之处吗?

黄智贤: 绝对有。它不但有相似之处,而且是一脉相承。

2014年,台湾发生“太阳花”运动。“太阳花”运动有几个时空背景,其中一个是当时台湾和大陆在2013年已签订《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我们仔细看《服贸协议》会发现,大陆对台湾大幅度让利,而且是在对其他国家、地区开放之前,这很明显是希望台湾能在大陆的市场取得先机。所以《服贸协议》的内容其实是倾向台湾的利益的。

其实2013年至2014年,台湾的“独派”非常绝望,他们觉得两岸的融合会越来越快,“独派”恐怕会没有未来。而且依照台湾的法律,只要没有再次修改,协议签订之后时间一到即刻生效,换而言之,《服贸协议》一旦通过,他们挡也挡不住。这样一来,两岸会进一步融合,台湾2300万人会完整融入14亿同胞的大市场内,台湾的人均所得也会提高,台湾人的日子会过得更好。真照这形势发展,“台独”就没有市场了,所以他们当时非常绝望。

2014年3月18日当天,不过就几百个人,抱着“我们反正就抗争一下”的心态,结果没想到意外闯入“立法院”。因为当时马英九正陷入跟王金平的“马王政争”,以及马英九长期以来对绿营软弱无为,所以太阳花占领“立法院”长达23天。

2014年“太阳花学运”中学生占领“立法院”。(图/台湾《联合报》)

用暴力冲进、占领“立法院”,这是一种什么概念?全世界任何一个民主社会,如果它的立法机构被占领,那会被定义为“政变”或“革命”,而不是和平示威。在民主机制中,这不是一个正常的表现。想象一下英国国会或美国的国会大厦被占领?镇暴部队会立刻冲进去镇压。而台湾却让这事持续了23天,中间还发生“行政院”及台北最重要的马路——忠孝西路也被占领事件。

台湾在2008年和2012年这两次“大选”,不管是“立法院”还是台湾的领导人,都是主张两岸要进一步靠近的国民党赢,而且在“立法院”还是绝对多数。这表示当时台湾民意是希望两岸能越走越近,进一步融合,维护两岸和平。那时“独派”“反中”、“仇中”、“抗中”的力量是被压制的,是不被台湾人民所接受的。

依民主机制来看,既然人民已投票选择了两岸要和平、融合,那就应该这样走,结果没想到半路杀出一场以暴力为出发点的“太阳花”运动。因为没办法取得民意的支持,没办法在“立法院”取得多数,所以他们就采取暴力,用威吓的方法,斩断了台湾要跟大陆融合的民意。

这模式背后有非常可靠的资料显示,是有外国势力介入的。外国势力并不希望两岸融合,这是大家都非常清楚的事情,如果台湾维持“抗中”路线,对外国势力来讲是非常有利的。所以当台湾的少数民意竟然用暴力威吓的方式压制了台湾多数的民意,这模式成功之后不久,香港发生了“占中”运动,即所谓的“雨伞运动”。

“雨伞运动”现场(图/维基百科)

“占中”运动同样也是一种“反中”、“抗中”、“仇中”运动,实质上就是一种“港独”的运动。发生“占中”运动时就已派人到台湾,甚至领导分子都到台湾来,跟“太阳花”运动的参与者接触。香港的媒体大亨,也就是这一次极力主张“反送中”的黎智英,在他位于阳明山的豪宅主导了“台独”人士跟香港“占中”人士的一场交流。这次可算是“港独”跟“台独”第一次非常正式的台面上的合流了。

一直到现在,香港的“反送中”也是一样的。“反送中”一样是因条文——即《逃犯条例》开始,把《逃犯条例》的真实状况扭曲,再在香港鼓吹一种莫名的“反中”情绪。我们发现“太阳花”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林飞帆及其他学运领导者到香港去面授机宜,林飞帆回台湾后甚至接任民进党副秘书长一职。

林飞帆多次表态支持“反送中”(图/东森新闻云)

香港“反送中”所采用的口号、所采取的很多行动模式,如以类似游击战的方式,用暴力去挑战法治这么一种样态,完全是仿照“太阳花”运动的。

第二个相似之处是,“太阳花”运动始终不承认台湾属于中国的一部分,认为台湾必须“独立”,所以他们在现场的口号就是要中国人“滚出去”。我们发现在香港这次“反送中”中出现了一样的态度。

《逃犯条例》本身没有错,但他们歪曲造谣说《逃犯条例》伤害了香港人的人权,所以必须反修例——事实上,《逃犯条例》并没有伤害香港的人权,反而非常清楚地保护了香港乃至台湾、澳门、大陆的人权。他们用人权做口号,呼吁示威抗议。不管是用和平的还是暴力的方法,最终香港特区政府让步了。而《逃犯条例》寿终正寝后,他们没有退回去,发现暴力抗议可以让诉求得逞后,开始变换口号,要求港府道歉、行政长官下台,步步紧逼,这和台湾的“太阳花”运动也是一模一样的。当然,中间也都制造了很多假消息,以骗取一些不明所以的媒体的报道及不明就里的市民的支持。

“反送中”示威时,有黑衣青年袭击警察(图/港媒)

第三个相似点最终还是回归到去殖民化。

台湾曾被日本殖民统治了50年,而香港被英国管治了一百多年。从社会心理学来讲,凡殖民超过30年,即历经两代殖民,回归母国后,社会都需要度过一个去殖民化的过程。换而言之,国族认同和宗教信仰这两样东西,一旦认定以后,是很难改变的。因此,回归母国之后,人民的国族认同需经过一个非常漫长、细致、坚定的去殖民化过程,才能调整回来。

我们可以看到,香港自1997年回归祖国后,强调了“两制”,却忽视了“一国”,所以去殖民化问题没有得到合理的解决。在香港,中国史不是必修的,739万永久居民中有300多万人在享有香港一切公民权利的同时,拥有英、美、澳、加等国的双重国籍或海外护照。这是一个非常奇特且少见的存在。

香港和台湾的去殖民化都遭遇困扰,这也是香港“反送中”跟台湾“太阳花”有异曲同工之妙的一个基础。